今天看了一个视频,比较水,但是从中稍微知道了一些新的观点,所以记录一下。

# 关于尊严

其实视频主要是讲了一个都市人的困境和悲哀,那就是 「我们身处于这个漩涡之中,不得不装腔作势」 。关于装腔作势的部分我没有产生共鸣,因为我本身不是一个太会装的人(喂!w)倒是关于尊严的部分,也不是说产生了多少共鸣,但总之是知道了一些新的东西。

首先博主引入了一个概念,叫习得性无尊严感。

# 习得性无尊严感

一个人的无尊严感不是天然就有的,而是从后天里习得而来的, 因为什么都不懂的小孩不可能看不起自己,成年人才会不自重。那么这种后天的习得性无尊严感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它从社会教育里产生的。比如我们从小的教育,很多母亲会指着路边的拾荒者对自己的小孩说:「你看,你要是不好好读书你就会像 TA 一样。」在这种情况下,拾荒者,甚至是体力劳动者,TA 们就会在人格上低人一等。人一开始的尊严值是 0,而为了达到社会上所定义的尊严,大多数人就只能努力向上爬,或装腔作势,甚至出卖自己的灵魂。但是我们这种所获得的尊严,是他者赋予的,而不是自身所拥有的。一旦没有达到,就会陷入巨大的无尊严感之中。而即使获得了一定的社会成就,也依旧没有切实的尊严感。这便是习得性无尊严感。

于是从这个问题里又引出了另个问题,那就是 「都市人的工牌尊严」。

# 工牌尊严

第一次听到工牌尊严这个词,对尚未踏进社会的我来说十分新鲜,但仔细一想又觉得随处可见。一些在大厂里上班的白领可能总爱把自己的工牌随身带着,因为对于 TA 们来说,尊严这件事是与工牌绑定在一起的,在某某大厂里上班就是高人一等。这样一来,尊严就不再是关乎人本身,而是关乎工作、职业,甚至关乎国籍、种族和肤色等等。

又回到刚刚那个例子:很多母亲会指着路边的拾荒者对自己的小孩说:「你看,你要是不好好读书你就会像 TA 一样。」然而事实上,TA 们真的就低人一等吗?我想不是的,因为同栋大楼里,坐在高楼的白领,和站在大厅里的保安,应当拥有着同一份尊严。

想起我从几年前起就秉持着一个观点到如今:人生而平等不应当只是一句空话。

# 结语

很奇怪,我受到的教育和社会上的大多数无差,我耳边从小也充斥着「你要是不好好努力就会成为捡垃圾的」这样的话语。我的家庭,我也知道 TA 们是为了我有个更好的未来,所以用社会性尊严来教育我,告诉我「是人就分三六九等」。但是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,不对就是不对,自然也听不进去。

也因为这个问题和母亲吵过,最终谁也没有说服谁。

但是自己变得越来越 “柔和”,面对不赞同的观点,甚至那些观点与自己的坚守背道而驰,也能做到尊重,但不接受。很难讲,这究竟是一种成长,还是一种麻木?

更新于